中时社论:我们为何挺韩国瑜系列二》

本报讯/1999年的921大地震造成2千余人死亡、1万多人受伤,经济损失难以估计,新竹科学园区停工,甚至让全球金融市场忧心高科技产业供应链断链。但台湾没有被击垮,灾后安置与复原工作有序进行,连续2年GDP成长超过6,高于1998至2007年平均值1个百分点,灾难中更见「台湾人的光荣感」。中国大陆2008年发生汶川大地震酿成更严重的伤亡,1个月内台湾援助了70.5亿元台币,到8月分总捐献达15.2亿人民币,其中绝大多数为民间捐款,足证两岸血浓于水的同胞之情。今天回顾这两场大地震,堪称台湾重大分水岭,前者是台湾综合国力由盛而衰的分水岭;后者是台湾与大陆心理距离的分水岭。
两岸自1949年分隔分治以来,各自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形成不同的体制和成长记忆。中华民国经过两位蒋总统励精图治、全体军民胼手胝足奋斗,不但成为上世纪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的全球典範,更是传承中华文化、全球华人心之所向的宝岛。蒋经国曾自言「我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李登辉继任后,倡议「不论先来后到,都是命运共同体」,并积极还原「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史实,恢复并赔偿受害者名誉,朝野共同弥平历史伤口,消弭省籍矛盾。台湾继完成经济奇蹟后,政治改革再创高峰,上下团结一心,因而安度亚洲金融风暴及921大地震。当时台湾GDP约为大陆4成,人均GDP更遥遥领先,台商前进大陆,成为大陆改革开放的推进器。
但1998年李登辉成立「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召集蔡英文等法政学者研究「中华民国主权如何与一个中国脱钩」,李登辉后来提出「特殊两国论」,不但导致国民党丧失论述战场,被讥讽为「独台」拿香跟拜,错误的戒急用忍和南向政策,更让台湾企业失去在大陆抢先布局的契机,也失去在亚洲金融风暴后成为亚太营运中心的机会。
2000年政党首次轮替,陈水扁企图以法理台独冲撞美中台3边关係架构,不但两岸关係急速恶化,更导致台湾蓝绿恶斗的激烈化与长期化,台湾因而走上了内耗不归路,失落的20年,两岸GDP在大陆改革开放初期,大陆约为台湾3倍,如今已超过20倍,台湾已落后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和河南5个省分。就人均GDP而言台湾仍领先,但大陆也已超过1万美金,深圳则已超过台湾。
18年来台湾3度政党轮替,民主堪称成熟,但蓝绿恶斗不休,政府治理能力低落,造成经济发展迟滞、人民实质收入不增反减、年轻人被迫离乡背井讨生活。但政治人物对庶民的苦,始终无感,去年九合一选举,市井小民终于被韩国瑜「人进来、货出去」、「经济一百分、政治零分」的号召唤醒,迅速汇聚成为韩流,一举冲破绿营基本盘,赢得高雄市长席位。
但九合一选举结果,不但未唤醒民进党政府的良知,反省内政与两岸关係的失误,却反向操作加紧控制媒体与言论、用人只问颜色是否正确、纵容派系抢食国家资源、滥用国会多数让中立机关「东厂化」,更利用中美贸易战强化反中操作,两岸危机更形深化。儘管中美贸易战打得不可开交,但台湾和大陆市场根本无法切割,彼此共荣共损,民进党政府却在错误的道路上愈走愈快、愈走愈远。
韩国瑜的两岸观非常直白,却很深刻。他认为「两岸关係应像打乒乓,民进党却打成高尔夫,没有互动」,他认为2020是「中华民国生死存亡保卫战」,「如果台湾人民支持台独总统,那就共同接受后果,如果不希望两岸关係紧张兮兮,那就必须『换总统』」,他希望下任总统要让中华民国能往外走,关键是「九二共识、反对台独」,这是谋求两岸发展的準则,一旦这个基础失去,我们会进入不可测知的深渊。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独」不是台湾的选择;两岸都是中国,「一国两制」已实施了70年,又何需排拒;在现状基础上,大陆要真正把台湾人视为同胞,两岸比赛爱台湾,并相互学习对方制度的优点,让两岸渐进融而为一。2020年总统大选是台湾独与不独的选择,韩国瑜是草根庶民代言人,最有能力处理好两岸关係,让台湾安心、大陆放心,台湾人的光荣感和两岸同胞一体感才能重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