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当台式民主愈来愈像电玩游戏

中时社论:当台式民主愈来愈像电玩游戏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幕僚「学姐」黄瀞莹  本报讯/关心政治发展的人想必都有深刻的体会:台湾民主政治的本质正在改变,最明显、立即可见、冲击最大的改变是「游戏式民主」的兴起,2020年总统大选的赢家一定是最能掌握「游戏式民主」特质的候选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檯面上重量级政治人物,可能只有台北市长柯文哲及格,新北市长朱立伦还有待观察,至于总统蔡英文、行政院长赖清德、前总统马英九、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如果没有出现彻底的转变,应该都会惨遭淘汰。
  推论的根据在于,政治人物的典範、政治竞争的工具和政治爆发力所需要的特质,在深受网路科技进步与全球化后遗症影响的网路世代登场后,已彻底改变。当越来越多90后,乃至于00后出生的新兴公民开始关心、参与政治,民主政治的面貌随之大幅改变。台湾的改变尤其剧烈,原因之一在于新兴公民历经两次政党轮替,已对传统政党与政治人物彻底失望、厌倦,甚至产生政治虚无主义,觉得政治反正就是无尽的对抗、仇恨与骯髒的代名词,慢慢失去对公共议题的热情,觉得都不值得关注而更热衷追求娱乐与游戏。
  改变民主面貌的原因之二是网路与社群媒体已成为民众取得新闻及舆论的主要管道,远远超过传统的报纸与电视。新闻及舆论的主要传播方式不再是大众媒体一对多的说服式公共传播,而是网民主动分享,有如病毒行销的多对多传播,更重视个人需求。
  网路时代资讯爆炸,上网可以接触的资讯几乎没有边界,早已远远超过每天能够消化的负荷量,网路世代越来越没有兴趣去关心严肃而沉闷的公共政策或政治。在这种背景之下,高明的政治传播一定要先思考公民的网路使用行为与喜好,而多数网民喜欢接触有趣的娱乐资讯,经常在网路游戏上互动,正因如此,「游戏式民主」概念应运而生。
  「游戏式民主」还不容易下出精确的定义,简单言之,是「以娱乐与游戏从事政治行销」。「游戏式民主」反映出的新世代民主,更像是电玩游戏,须先吸引网民的注意,引发他们的兴趣,然后在互动中让他们找到乐趣、找出参与感、愿意积极分享,甚至可以实现网民的成就感,于是才能汇集人气,这也是未来政治传播的最有效模式。
  以柯文哲的例子来说,他有别于传统沉闷的政治人物,更像是脱口秀主持人,以幽默与无厘头言语给了网民新鲜感与乐趣,甚至藉由具有高度娱乐性的影片及类似「学姐幕僚」这类话题,增加网民讨论及分享的意愿。然而不只于此,柯文哲还能抛出I-voting、网路募款等活动,让网民觉得参与了台北市的公共政策形成或是广义的竞选团队,让年轻网民觉得自己有了成就感。
  游戏民主绝不只是网红参政或政客装萌,乍看下或许表象相同,仔细思考就可以知道内涵天差地远。许多网红虽然有高人气,但是未必有足够的政治素养与智慧,一旦参选,未必会有佳绩。至于少数政治人物的刻意装萌,恐怕只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一不小心还会让人啼笑皆非。
  国民党推出的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学养俱佳,却陷入「硬装萌」的尴尬困境,误以为只要模仿对手讨好选民的表演风格,就是好的政治传播策略,显然没有真正掌握游戏民主的前述本质,这也是许多政治人物面临的挑战。丁守中的因应策略或许不够理想,总算还在努力,相较之下,总统兼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及国民党主席吴敦义的近乎逃避与神隐,更加无法通过游戏民主潮流造成的基本门槛,这种表现在网路世界等于不存在,或者充其量只是网路世界里面的人形看板而已,如果不改变,注定会惨败。
  当然,游戏式民主有其致命的缺点,很容易沦入话题多而热闹、政策规画力与前瞻性及执行力不足的困境,造成进步停滞的困境。坦白说,除非有高明人物辅佐,游戏式民主的困境将很不容易化解。不过就像很多充满娱乐性的电影,可以带来深刻的反省与思考,游戏性与政治前瞻性、决断力和执行力不是绝对不相容,端看怎幺落实,但那当然需要更高明的思维与策略。
  游戏式民主的趋势沛然无法抵挡,放眼2020年的总统大选,真正的赢家必然是能掌握游戏式民主特质、能够唤起新兴选民参与公共事务热情的政治明星,但这也是「台式民主」的另一个治理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