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如何对付司法机关

《基本法》如何对付司法机关 人大日前通过解释基本法第104条。(资料图片)

昨天讨论了郭荣铿所说的法官可以不依释法判决,那天同朋友讲起这件事,愈讲愈是好笑。

法官不依例判决,是偶有发生的事,不过上级法院可以推翻下级法院的判决,但到了终审法院,这便无法推翻了。这裏首先假定忽略释法,因为,释法只写出原则,除非是极明显的个案,否则法院如要死拗,也是很可能做到的。

假如终审法院法官不依释法,也即是不依人大常委会和《基本法》,在这情况下,行政机关将会引用《基本法》第8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只有在无力履行职责或行为不检的情况下,行政长官才可根据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不少于三名当地法官组成的审议庭的建议,予以免职。」

不过,这时终审法院先前所作出的判决,已经是米已成炊,木已成舟,无法推翻的了。

换言之,这时特区政府只有向法官的「报复权」,炒他鱿鱼,对案件已无能为力了。

但如果审议庭也不肯将该位法官炒鱿,行政长官很可能需要对付终审法院首席法官,这要根据《基本法》第90条:「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只有在无力履行职责或行为不检的情况下,行政长官才可任命不少于五名当地法官组成的审议庭进行审议,并可根据其建议,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予以免职。」

但如果这些法官统统连在一起,不肯去对付首席法官呢?走到了这地步,不可思议的事已经全发生了,这反而是很顺理成章的事了。

这在政治上相等于整个司法系统的叛变,因此,中央政府便有藉口启动《基本法》第18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这一篇文章好像是怪论,但我只是藉此告诉大家,中央政府根据《基本法》,有100万条令你意想不到方法,去对香港作出「有效管治」,因为,宪法和任何法律的解释权,是在拥有枪桿子的一方。

作者为小说作家、报社主笔、股票投资者,吃喝活乐的专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